2013年11月01日

阿德萊德的無垠天空


阿德萊德那天的天空好可愛,淺藍的,飄著可愛的雲朵,望著微笑起來。可愛的天空讓人快樂,微笑著走了一條街。我的快樂很簡單林肯大學

興起化濃妝,突然又開始享受不化妝的自在。突然乖巧,突然的叛逆。我瘋癲的心。

皮膚貼近著這裡春天的空氣,有暖熱的光,偶爾看天空。

這次,在阿德萊德,這裡很藍很藍的天空,像薄荷藍,望著心也除去了雜質。

每天去你工作的地方探你,下午回家在院子裡曬太陽看書看天空。突然發現安靜的這裡竟符合了我現下淡淡的憂郁Dr. Liao Sheung Kwan

大朵可愛的雲,矮矮地壓在房屋上,濃重又輕盈。像在這裡的心情。又重又輕。偶爾我說我不會與你相處,在你的多慮碰到我的倔強時。溫柔只是我的一塊,我還有倔強任性與剛烈。

喝剛泡的綠茶,站在陽光裡,終於暖熱。這裡安靜著,與世無爭的安靜。我不再想逃離這荒荒的感覺,也許因為你在這。有時我不再黏著你,畢竟你不在時,我也不粘誰。

閑適等待的時光一點點流逝,因等待希望時間快點。在你租的房子等你工作後回來,發現漫長時間過得很快,逼近著離開的那天。

在你不打工的時間,我們和你的朋友一起去吃大餐,看你因我多和某男孩說話而吃醋。夜的海邊,我喜歡看大顆閃亮的星星,突然發現你的眼神,你嘟嘴要親我。這季節還冷,你的手溫暖。一起逛特色小店,我們孩子似的興奮逛了好久。

天空廣闊透藍,陽光金黃。走去那家咖啡廳,推開門,屋裡安靜舒適,午後的這時顧客很少。有時我喜歡安靜無聲,有時又怕太安靜,望向大街,想發現熱鬧的存在。原來我想要的是安靜也靠近熱鬧,不疏離也不參與太多。

又來到海邊,清藍的天空,飄浮的白雲,鉛藍的海水,蔓延著的沙灘,這天然的美好。我愛這裡,謝謝你想要帶我去我想去的地方香港特快速遞

要離開這裡了,夜裡鬧鈴響起,我們醒來了,天還未亮,夜的空氣彌漫。

你在昏暗溫柔裡擁抱我,我也擁抱你,沒說話。卻好像在對話,你說我要離開你了,你的心有點疼,我說我又要離開你了,像宿命。  


Posted by sugarful at 17:50Comments(2)

2013年10月26日

懷念家園的生活碎影

“小署已過,又到了夏收農忙的時候了”站在窗前,熱浪急急從窗外襲來,撲打著我的臉,隨著氣流直往鼻孔裡鑽。而自己的心總是隨著季節的變換,靜聽著來自家鄉的呼喚,撥動著的我心弦,那是家園的脈動,把守關口於家鄉的各類訊息變成新鮮血液,向我的體內源源不斷地輸送,在深深淺淺的記憶裡,無法抹掉的那些往事在心裡不停地竄動亞洲知識管理學院
農具雖擱在樓上多年沒有使用,但卻刻滿了已移居黃泉14年的父親歲月的深深印痕,時刻在我眼前,不停地讓我讀它的艱辛,聆聽從它憶痕裡傳來的在田間裡吱呀吱呀勞作的聲音,堅毅讓它穩穩干完每一塊田裡的活,為糧食的豐收墊好底。農具如今成了家中的擺設,它的累與苦卻是一個鄭重的警醒,一首沒有寫完意境深邃的詩。
田間小路浮滿了父親用鋤頭挑著農具,在家與田之間來回穿梭的飄影,雖獨臥寒山十幾年,卻還不忘卻家中的農事,他的魂、他的影、他的形依然牢牢地鎖在家裡,陪著在家獨撐的母親,干活干到下午兩點還不回家,不覺肚子餓,不覺得自己累,看到日益豐實的家,方會舒開繃得很緊的那顆心。而且,在城裡吃著午飯的同時,總是怕母親在外干活忘記回家,心裡的那個連著家的電話一個一個地打個不停。
山上樹從新綠到葉落,草從吐芳到枯萎,在送走一個春夏秋冬的同時,又張開自己的雙臂,去迎接下一個春夏秋冬。而我,在這樣樸素唯美的景圖裡,任意呼吸,任意摘花和野果,與伙伴們在山崗放牛、戲逐,帶著滿滿的童趣,任意進行人生的小練,練就農家孩子那一身艱苦生存的“本領”。
離開家園生活,身在他鄉,雖心裡總泛起對浮華的世間不經意的漣漪,卻不能蕩除我的鄉愁,在外流浪漂泊的同時,不時的回望家園,撫慰已遍體傷痕的心。
小崽時的我經常手裡拿著母親從菜園摘來的黃瓜、燒瓜,大口大口地啃著,而母親,在家裡不停地轉動,細細地經營著家,把愛變成心雨,滋潤著她的每一個兒女。雖然生活各處,母子之間的距離依然如故,我永遠是母親懷中吮吸奶汁的嬰兒,只有我的母親才會喋喋不休,把農家的濃實與本分講清講透。
門前的楓樹裝扮著我家的門檐,靜守著自己的方寸之地,默默地看著我家的變遷、人情事故,陪著年邁的母親續洒那一串串累累的愛,叮囑她的兒子把握好做人的標準、工作的準則,走好人生的每一步。
通向城裡的山路是家園在心裡的脈,為我的一生進行注腳詮釋,來來回回,陡步行走,不知打上了多少回已找不影子的腳印,在心累的時候總是若隱若現,引我再次踏上,徒步丈裡那熟的不能再熟如今卻有點陌生的路。看看路旁的樹、路旁的花、路旁的草,吸一吸泥地的氣息,感受山野的的大肚,增加我對世俗偏見的寬容,用心裡那把尺子量好自己的人生,為自已編一個不能突破卻又能包容無語世界的道德圍城。
從山裡走進城市,是對美好生活的希望,是擺脫自己困境的誘惑,更是人生的一個挑戰和機遇。生活把自己推到了哪個位置,就必須按著世俗的常理去理論、去看待,放下喋喋不休的利勢之爭,捧一個平常在心,輕鬆過好每一天,快樂會隨你而在。
懷念家園,就是懷念我的家人,那裡睡著茹苦一生而今永隔幽冥的父親,還有脾氣倔還堅持自己養活自己健在的老母,更有抹不掉的兒時生活碎影。
家園是我的精神寄托,一生的牽絆,家園總是在我身上系上一根無形無影拉不斷的線,線的這頭是我的生活,線的那頭是家園的影集。在風雨兼程的時候,當身心疲憊時,翻閱影集會集取正能量,向我傳遞,清醒頭腦的同時,生起我對未來的憧憬。無論我到那裡,生活把我推到哪個位置,它都會教我用一顆平常的心去對待,只有自己用心,才會獲得他人給予,這樣才會適應這個世界,才能隨遇而安,找到生活裡的那份快樂。Canadian 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  


Posted by sugarful at 21:38Comments(2)

2013年08月23日

觀看平凡女孩的世界

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女孩,與許多女孩一樣,有著長髮和一張稚嫩的臉,但是,各有各的特徵,我喜歡聽到別人對我傾吐出他內心的聲音,幫助別人解開心結,或是把這些故事寫下來,對我而言,這是一件福祉的事菲律宾房产

我相信每個人都由於屬於自己的舞台,只要透過自己的這一關,就可以綻放出光芒,因為酸甜苦辣本就是每個人一生的命運,我們只是宇宙中的一份子,並不是在遼闊無垠的夜空中那顆永遠被環繞著長大的北極星,因此每個人都該學會勇敢的發現自己,讓自己在這樣大的宇宙中出現一圈無與倫比的光環,展現出自己獨特的一面。

每一張童稚的臉龐,心裡都藏著一個祕密,不知多久,我們已不再是孩子,但現下的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固執,做自己想做的事,追尋別人口中所說的“不可能”的事,那是一份力量在鼓動著我土耳其房地产

我很普通,我沒那麼偉大,但我可以幫助別人堅強,我的一生中有那麼一支筆,可以幫助我寫下別人的故事和自己的故事,不過結局是美好的,因為在我眼裡,這個世界沒有那麼殘忍,它只是有一些殘缺,但它是美好的印尼房产价格

可是,我再也找不回那麼曾經屬於我的時光了,消失了,淡了,於是,我沒有再找過了。

這世界上,有好多劇情我選擇了做個觀眾,便不參與,因為那樣我可以看清楚每一個細節,以防自己傷痕累累,也勸慰那曾經受了傷的人,十多年過去,我看得最多的就是那些以微笑面對的人,可惜那不是快樂,那是無助,於是,我也跟著進入了這些不快樂人群,隨著長大,真的太多煩惱還等著自己解決。  


Posted by sugarful at 20:55Comments(1)

2013年07月25日

記錄那個喜歡貓的老奶奶



剛下過西北雨,悶熱的空氣變得涼爽多了。遠處的風吹過來,拂在人身上很是舒服。急速的間歇性的雨雖然沒有了,但是天空中還下著細細的,密密的小雨生意仲介

路上的人撐起一把把顏色各異的小花傘。或穿著紅色、黃色、綠色的雨披。沒有雨具的人走在路上是︰聳著肩、縮著脖子、貓著腰、在路上快步地走著。

這時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走過來,只見她什麼雨具也沒有,頭上套著一個方便袋,彷彿像一頂簡易的帽子戴在頭上。她走過來的時候,一手捂著頭,一手拎著兩三個方便袋,袋子裡是剛買回來的菜蔬。

“把你的錢還給你。”她一邊說一邊將袋子放在台子上。從小包包裡拿出錢給我。然後歉意地笑了笑又說︰“昨天準備給你的,忘了。”

當她再次拎起袋子時,竟然又放了下來,對我說︰“我的頭髮要掉了,我得把它弄好,不能讓雨淋濕了。”

她把頭上的方便袋拿了下來,盤在頭上的頭髮瞬間滑落下來。袋子上密積著一個個小水珠,她拿著袋子猶豫著不知放那裡。我趕緊幫她拿著袋子Claire Hsu

看著她長長的頭髮一直垂到腳踝這裡,看著她兩手嫻熟地將這長長的頭髮獨自撓了好多道,然後一圈圈地纏在頭上,最後將方便袋小心地套在頭髮上。這時她才輕鬆地說︰“我的頭髮剛洗過,不能弄濕了。”

近距離的看著這么長長的頭髮,很是驚訝。看著她用心呵護著這一頭的頭髮。我忽然想,就這頭髮,她每天要用很多時間梳理,每次梳頭又是人家幾倍的時間。為了這一頭的長髮,她在夏天也必須到浴室裡去洗。這為了什麼呢?也許她自己也說不清。

她喜歡自己的頭髮,沒有理由;她的頭髮從沒有剪過,心甘情願的為此付出很多很多。但有人喜歡貓,喜歡貓的程度近乎到了發痴的地步。

喜歡貓的人她已經快要七十歲了。她對貓喜歡可以說達到了極致,無人可及。她家裡養了很多只貓,這些貓的來源,都是人家丟棄在路邊的小貓,這位老奶奶看見了,她就會憐惜地抱回去養起來。為什麼要將這些丟棄的貓抱回去養,因為她擔心這些被丟棄的貓會餓死。

老奶奶不僅喜歡家裡的貓,還喜歡外面的流浪貓。她天天惦記著它們,於是出現了這樣一幅畫面。每天她都會騎著一輛小型的三輪車,車裡放著一只很大的鍋子,鍋子裡裝著濃濃的,雜七雜八的煮好的貓的食物。在一個個的小區裡騎來騎去,每到一處有流浪貓的地方,它就停下車,拿出一張撿來廣告紙,在上面放些貓的食物,然後再到下一個有流浪貓出沒的地方。

為了家裡一只只活潑可愛的小貓,為了外面那一只只流浪貓,她便有著做不完的事情。每天一早起來,先給家裡的貓打掃衛生,早飯吃過就出去購置貓的食物。有時買回來的是魚,有時是豬肉,這米是三天五天買一袋子。接下來是給貓煮食物。下午是給那些貓送飯。老奶奶每天有著忙不完的事情。

老奶奶每個月拿的退休工資,全部用在那一只只貓的身上。每天她所做的就是不斷的買貓食,不間斷地給貓煮飯,不斷地給貓送飯Wedding planner class

喜歡自己的頭髮和牽掛那一只只貓,他們這樣做有意義嗎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,要別人評價,恐怕一點意義也沒有。但轉念一想,這就是各人愛好不同。在老奶奶她心裡,沒有什麼事情比那一只只貓更重要。

有人喜歡這個,有人喜歡那個。正如愛讀書的人,他們將畢生的精力都放在書海裡。只要有時間,就捧起書看,這在別人眼裡,這根本不必要自尋煩惱,自找苦吃。有人愛研究,他就願意將自己所有的心思用在研究上。

你看人家從心裡發出疑問,有這個必要嗎?人家看你也是如此。人的興趣各有不同,有人喜歡把心放在意義深遠的事情上,有人喜歡她所認為有價值的事情上。不去掂量所認為的事情有沒有意義,有沒有價值,自己認為值了,那就是值了。

人的興趣愛好各有不同,也正因為這形形色色的不同,才活出獨特自我的生活個性,也才有了一個特殊的你,特殊的我。  


Posted by sugarful at 03:58Comments(0)

2013年07月06日

夜裡思念母親無言的愛


在我很小的時候,您身體很不好,留在我記憶深處的,是壁柜裡瓶瓶罐罐有增不減的白色顆粒和膠囊類西藥,還有彌漫在空氣中久久不息的中藥氣息。鄰居們,不懂您的苦澀,更不懂我的內心世界co-foun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of Asia Art Archive

那一晚,清瘦的您背著我飯後散步,遇到領居們時,您將我放落在屋外的人群中,自己去了屋內找了張凳子坐。住在對面坡岸上那家的婆婆開口問我了︰“毛毛,你媽媽要死了,以後你怎么辦?”

我還未經歷過生離死別,不懂什麼是生,也不懂什麼是死,但是知道人死了後會被埋入土裡。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後,我宣佈︰“那我會有一個新媽媽。”

大伙笑了,笑的花枝亂顫,笑的眼淚直流Claire Hsu

我很詫異,她們為什麼笑?地裡種的瓜菜,會枯萎,會落苗,隔年,當我們將種子再放進土壤裡,不是都會重新發芽開花嗎?人被種到土裡後,也不是一樣,會再重新長出一個一模一樣的人嗎?媽媽告訴過我,我就是從一個石縫鑽出來的,所以,我必定也是一顆種子的發芽。那個時刻,我腦海裡的畫面只有一個,穿越灌木叢林,新生的您健健康康微笑著朝我走來。

再過了些年,村子裡有伙伴真的有了新媽媽,看到那張陌生的面孔,我才懂了當年鄰居婆婆們詭異的笑,我不禁有些後怕。那天沖回家,我一把拉住您的衣角,再也不願意放開,就連您洗澡的時候,罔顧您如何驅趕,我都要守在一旁,任憑那滾燙的水蒸氣熏濕了我的眼角和臉頰。

後來,我上高中了。是您說服了倔強的老爸和哥哥,讓他們放棄了送我外出打工的念頭。但這個決定,讓您吃了不少苦,貧窮的家境,讓您不得不更加努力,為我拼湊學費。所以,有一天,您那原本就不好的身體又累垮了。

夜很深了,我隱隱約約聽到您呼喚著爸爸的名字,那般的沒有力氣。當我沖到您的房間,看到您蒼白到沒有一絲血色的面孔,甚至,四肢都在抽蓄時,我慌得六神無主。爸爸也累壞了,他一點也沒聽到您的叫喊,還繼續睡著打鼾。當爸爸聽到我撕心裂肺的叫喊後,他終於醒過來了,一竄而起的他迅速將您扶起,掐了人中,再拿了一塊姜,給您擦太陽穴,然後全身都擦,又讓您喝了幾口熱水,過了一會兒,您終於稍稍緩過來了,臉繼而有了些許血色。您讓我回去睡覺,您告訴我您沒事了,我不要走,我怕,怕第二天起來後再也見不到您Claire Hsu

從小到大,您對我的偏愛,我始終銘記於心,並始終感恩著。這一幕一幕的心驚膽戰,我希望不再會有,我要您好好的,再好好的,福壽安康﹗一定要給我多點時間,好好的,再好好的,償還您一直以來對我無言的愛。  


Posted by sugarful at 22:05Comments(14)

2013年06月17日

相信眼淚追求的夢想

新樓
如果說自己什麼都做不到,而又什麼都不去做的話,那就更是什麼都做不到,什麼都不會改變什麼都不會結束專業搬屋

夢是什麼呢?那時小小的我總是趴在窗邊思考著。我總是在為自己營造一個又一個美好夢境,而夢境裡的我一直都在奔跑著,每當我快要抓住它時,它又如同指尖的流沙悄悄滑走了。
我在夢裡吶喊,在夢裡哭泣,然後隨著夢境一起破碎。
午夜十分,我都會從夢裡驚醒,瞪大了眼睛,惶惶不安的看著被黑夜籠罩的四周。在黑夜裡的我總是痛苦的,因為我為自己營造的一個又一個美好夢境都會在黑夜裡破碎
Relocation
在黑夜裡恐慌的我總是在想,如果能有一點點光,只要一點點能照射進來,那該多好……
每當想到這,我都會自嘲的想,我這么寫會不會侮辱了那句詩呢?
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卻用它尋找光明。
有一次,我趴在窗邊上,看著那滿天的星斗,讓我不禁動容。
這時天空劃過一點光亮,一點點的星光濺落到了我的眼睛裡,濺落到了我的靈魂深處,深深地嵌進我的骨髓裡。
“那是一滴流行的眼淚吧”我這樣想著。
從此我走上了這條路,我知道,在這條路上,有更多的質疑,更多的風險,更多的嘲笑。
我也曾退縮過,也曾迷茫過,但我依舊選擇了向前,在夢想這條道路上,總是蜿蜒曲折,有時更是懸崖峭壁,稍不注意就會跌下去粉身碎骨。
但我們所追求的夢想不就是這個樣子嗎?經歷了各種磨難後才能到達Claire Hsu
或許,那滴眼淚一直陪伴著我勇往向前,又或許,它早已離去,但沒關係,這已不能改變我的信念,我知道。,在夢想這條道路上,我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,但我相信,我終會到達﹗  


Posted by sugarful at 18:24Comments(3)

2012年10月26日

抵擋不住的成長

有人說成熟是自我踐踏,踐踏的越狠成熟的越快。也有人說成熟就是舍去,自以為得到很多其實卻是失去更多。總之,成熟是個很痛的詞。

不經意間,被稱之為“叔叔”,霎時才發現自己已是老去。歲月無痕,老去便要告別,告別昨日之種種。不會再肆無忌憚的笑,肆無忌憚的哭,笑亦不是因為開心,哭亦不是因為悲傷。雨中只是匆匆而去,不再緩步徘徊,或放歌而行,少卻了那份詩意。從此,雪只是雪,花只是花。

年少時,那樣的痴狂。敢愛亦敢言恨,做著各式各樣、光怪陸離的夢。以為地球就踩在腳下,明天自己會是成功的典範。然而成熟後呢?就像是《草樣年華》結尾處的主人公,找份工作,自己沉靜下來,開始慢慢的熬時光。

又如《大話西游》,至尊寶本來做著一份很有前途的頭班,可以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,帶領兄弟們呼嘯於五指山上。就像我們青春年少時,不知煩惱,快樂且無拘無束的生活著。但上天不願如此,由於白晶晶出現了,菩提出現了,牛魔王來了,煩惱便開始了。愛?不愛?時間過了,愛了,痛了,心中便多了一顆淚。是的,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顆淚,不一定是你愛的人或愛你的人給你留下的,更多的是成熟,自己只能把淚藏在心中。至尊寶最終還是帶上了緊箍咒,老老實實的去西天取經,這個結果對於某些人(觀音姐姐、唐僧)來說是一種圓滿,但對於至尊寶呢?只能在看到無名女俠,勾起自己心中的那份痛時,才會小小的放縱自己一次,可又不願被別人發現。這又何嘗不是自己呢?成熟就得懂得接受,老老實實的生活,不敢也不會再做夢。別人看來你長大懂事了。可自己呢,又怎么不想放縱一回。

其實成熟就是一種命運,一種無法抗拒的悲哀。  


Posted by sugarful at 21:23Comments(3)